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视点 > 广大人▪校园

【校园】网络直播风席卷校园,你会参与吗?

时间:2016-10-09 14:20:27  来源:  作者:  访问:

 

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网络直播平台越来越多;加之其准入门槛低,井喷而出的各类app直播平台让每一个人都有成为主播的可能。
 
大学生在这样的浪潮下形成庞大的直播群体,他们有的人在网络直播兴起时就参与当中;也有的人因为“新鲜”而加入到直播大军;亦有人出于种种原因而观看直播……随着直播主体的增多,直播内容也在参差不齐的个体差异当中变得更加多样化,呈现出一个“泛”的现状。
 
乱花渐欲迷人眼
 
    网络直播门槛低,可以说是迈进“全民直播”时代。不论年龄,长相,也不论职业,只需要在直播平台上注册ID,便能成为一名网络主播。这也使得网络直播的类型变得多种多样,让人眼花缭乱。我们以三位在校大学生的主播故事告诉你网络直播内容的纵向变化和横向增长。
 
三年主播生涯,网络直播的变化她看在眼里
 
网络直播近年越来越火爆。从几年前仅有几万主播到如今几百万主播共同参与,其发展之快,受众之广,无不令人惊讶。林可(化名)签约主播三年,经历了网络直播的发展变迁。
 
林可在镜子前轻轻描完黛眉,便开始调试视频、声卡等直播设备,以确保顺利开播。这一次的直播一如既往地吸引不少人围观。她在YY签约上岗已经三年,因为所签订的属于线下直播,公司只为她提供直播平台,所以林可需要自己购置直播设备。直播前期的声卡、麦克风、摄像头总共花费他近三千元。
 
刚开始加入主播这一网络职业时,林可还是一名高中生。那时,她利用周末做直播,一是觉得好玩新鲜,二是觉得能够在课余挣“小钱”。“一般来说,直播一次最少要四个小时。有时候公司给的工作量大,还挺忙的”。她最长的一次直播大概是十二个小时,平时也六个小时。在直播中,她主要是陪粉丝聊天、唱歌,类似于脱口秀,因此基本不需要准备选题和内容。
 
近两年主播的门槛越来越低,同是主播的林可深有体会。如果你想成为主播,只需下载APP,注册登录。“还可以用微博、微信等第三方用户登录,方便很多。”在林可刚做主播时需要签订协议,进行身份证验证,在绑定银行卡之后还要交给直播平台工会的老板审核,经过官方审核后,才能派发直播间进行直播。
 
近两年手机直播兴起,使直播进一步向大众敞开大门。用手机可随时随地直播、分享,突破电脑直播场景固定的局限性。这对一直用传统方式做直播的“林可们”来说是不小的冲击。现在的直播中,不乏有人用手机作为直播工具,而林可坦言:“影响挺大的,但我现在还坚持用电脑进行直播,是因为粉丝的需要。”三年的主播生涯,为林可带来不少铁杆粉丝,粉丝们的鼓励也是她坚持做主播三年的原因。加入主播的人越来越多,播放的内容也越来越多样。如此,像林可前期那样只播唱歌已不能满足观众的要求,也无法在主播行业竞争中生存。他谈道:“以前单单唱歌就会有人看,现在竞争大了,就需要我们想一些段子,多跟粉丝互动。”有一次林可尝试穿古装进行直播就得到了很多粉丝的好评。
 
网络直播发展至今平民化到“泛”的现状也被她看在眼里。林可说:“现在主播界还有些乱,做主播面对的诱惑很大。”对于这些乱象,“应该有个人底线”。对林可而言,如果有人骚扰她,她根本不理会或者直接将骚扰者拉黑。对此类网络直播中出现的不良现象,前些时间,国家对网络直播内容作出相关管理。
 
现在,林可与工会签订的三年合同到16年10月底到期。由于工会老板突然撤资,林可所在的工会将与其他工会合并,她之前享有的待遇将一并取消。如果她想继续直播,就需要转签到其他地方。新合并的工会规定每天都要直播两个小时,这让身为学生的林可有些吃不消。现在,林可只能等合同到期后再找比较自由的下家。
 
随心直播,创新宣传
 
 人文学院15级张寒也是网络直播的一员。谈到原因,张寒告诉记者,在她大一暑假时,她的朋友正在玩网络直播,她不小心闯进直播镜头,和观众聊了几句。“观众看到我,觉得挺上镜也能聊天,希望我也开直播。当时觉得挺好玩,就试着开直播与大家聊聊天。”
 
张寒网络直播没有固定类型,有时只是和观众聊天。观众会问一些问题,有几个固定的粉丝还会时常问一下她的近况,给她刷礼物。此外,张寒有时也会在直播中和观众讨论化妆品,交流化妆心得,比如怎么画眉,怎么画高光鼻影等。除了在线给大家解答,她还会亲自示范怎么化妆。
 
张寒还进行过一场“社团招新直播”。九月中旬,我校校级组织在红棉路摆摊招新。张寒拿着手机,沿着红棉路,走到各个校级组织摊位中进行招新直播。“大家好,这是我校某某(组织)的某某同学,(你们)可以和镜头打声招呼,介绍一下你们部门吗?” 张寒表示,大部分校级组织的负责人很乐意接受当场的网络直播,并热情地介绍自己的部门。有些校级组织还设置游戏,吸引学生过来摊位咨询。直播中,张寒还在线玩叠纸杯游戏。“大家看,我现在要把这些金字塔状的纸杯在规定时间内摆成桶状。”她一边玩游戏,一边进行网络直播。
 
“很多观众都是我校的学生,他们通过直播看到招新现场,能更好地了解学校的招新情况。线上互动方式挺好的,观众也会提出问题,比如这是什么大学,这是什么摊位等等。”张寒透露,那天直播的反响很不错,收到很多好评。“我觉得通过网络直播可以更直接地宣传我们的校级组织。”
 
展示才艺,分享生活
 
音乐舞蹈学院14级的周于暄也喜欢玩网络直播。周于暄是音乐舞蹈学院艺术团的团长,多才多艺的她常常会直播自己弹琴、唱歌。“因为这些是我擅长的,所以我直播的时候可以随心所欲。”周于暄坦言,自己喜欢与线上的观众成为朋友,也会在直播中让观众点歌,或者跟观众聊天。另外她还透露,身边的亲朋师长也是她的“忠实粉丝”,“有一次,因为师姐想看我飙高音,所以点唱《天亮了》,当时我被吓到了”。
 
虽然才艺是周于暄的特长,但她除了直播才艺,还会在直播上分享自己的生活。“大二的时候看着别人玩直播觉得挺新鲜,而且我也是一个外向的人,喜欢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生活,分享喜欢的东西。有时候我发现一些好吃、好玩的东西也乐于和大家分享,给大家展示自己的生活。”
 
周于暄说自己是一个吃货,平时在宿舍吃到好吃的外卖;在外面吃到好吃、有特色的东西都会开直播给大家看。暑假去韩国旅游,周于暄也不忘开直播。 “女生都喜欢逛街,所以我在逛街时也会给大家直播。而且,在韩国的时候会给大家直播料理,介绍参鸡汤这些韩国特色食物,观众们也很喜欢。”与喜欢直播美妆的张寒相比,周于暄更倾向于直播自己卸妆。“因为大家都在化妆嘛,我想和大家不一样,而且卸妆本身就是很有学问的事。”
 
在周于暄刚知道直播时,直播还没有推广开来,“当时刚起步真的特别困难,也没有多少粉丝,我就把我的直播分享到朋友圈里,先让朋友看,朋友们看完觉得好玩再分享出去一步步积累人气。”她到现在依然保持着直播的初心,坚持和大家分享自己的生活,弹琴唱歌,在网络上有许多粉丝经常来看她直播,而他们也会成为朋友,“在生活里有些不开心的话有时候也会在直播时和粉丝讲,多了一个诉苦的地方,人都会开心了很多”。
 
全民直播的时代,网络主播都不局限于一个直播类型。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特长,大家对直播的内容也变得更加随心所欲,似乎都在“全面”直播。渐多迷人眼的网络直播,你能否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一类?
 
你眼我眼看直播
 
生活在互联网时代的你,不管是否看过网络直播,都会与网络直播发生着这样或者那样的关系,这个时候的你,怎么看这个新兴事物?
 
人文学院中文163班张吟雪:
我看过网络直播,但看得不多,观看的主要类型是歌舞和美妆。目前网络直播的质量良莠不齐,大多数不正规。如果直播的内容有关专业课程、职业规划、就业方向和经济国情分析之类,会比较有益于大学生。因为大学生正处于学校和社会的过渡点,所以在这些方面多作了解可以填补自身的空白。若可以提高对主播直播内容的要求,使他们更加专业化和规范化,网络直播文化会发展得更好。
 
新闻与传播学院网媒152班小张:
我看的网络直播比较少,只是偶尔捧一下朋友的场。朋友觉得好玩,喜欢直播唱歌、吃泡面之类的内容;也有一些朋友因为LOL、守望先锋打得好,会做游戏直播;还有朋友直播爬山露营……现在是全民直播时代,似乎人人都想进来分一杯羹,甚至有人为了成名,什么样的手段都敢用。究其原因,还是监管不力。我认为应规定直播内容的准入标准,想办法提高其质量。
 
计算机科学与教育软件学院计机151班张政韬:
我几乎每周都看直播,主要看些游戏直播、趣味直播和一些展会、户外直播。我觉得现在的网络直播鱼龙混杂,质量参差不齐,有的直播靠真材实料,有的却是哗众取宠。大学生应该看些积极向上的直播内容,例如带你体验世界名胜的旅游直播,寻找美食的户外直播和教你实用技能的科技直播,从中你可以对世界有更充分的认知。我认为日后的直播可按广电总局拟定的计划——持证上岗来规范。
 
人文学院历史132班马佩婷:
我认为要分别从线上和线下管理网络直播。线下透过闭路电视监管在各个房间做直播的主播,有异常(行为不雅)的事马上报告,这是从制作直播的单位来说;另外相关部门尽快出台相关政策法规,取缔不合格的单位。线上的话,从事直播的主播,素质要求要过关,注意自身的言行举止,最好有证书认可;观看直播的观众要理性,不要盲目从众。
 
“草根文化”,倡治结合
 
网络直播平台方兴未艾,内容越来越“泛”。“泛”可以表现为现象的丰富性,但另一方面,“泛”也会催生网络直播时代的“乱世”。大学生作为网络直播群体中的一部分,理应恢复一种“疼痛感”,体会网络直播理性的意义。
 
 
当下的网络环境开放自由,人人都可以通过网络直播平台展示自己,并有可能成为下一位“papi酱”。对于大学生做网络直播有其自身的特殊性,公共管理学院社会系教授程潮分析道,当下的大学生直播,大部分没有专业人士培训,也没有专业人士给出点评,属于一种“草根文化”。“新时代的大学生更多的是渴望在市场经济大潮下展示个性,而网络直播正好给大学生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另一方面,大学生的猎奇心理也会使得直播群体的形成,不排除某些大学生存在对功名的向往,而网络直播在名与利的猎取方面有着立竿见影的功效,这让很多人都趋之若鹜。”不论是把网络直播当成一种锻炼,还是作为成名的“跳板”,这种“草根文化”都该倡治结合,在干净的网络直播环境下发挥其长处。
 
程潮说,在大学生网络直播中,很多人都能出于自己的爱好去展现自己阳光有才的一面,很多观看直播的大学生也能在他们的直播中找到共鸣点,达成了利用网络直播传递正能量的互动。而也有一些抱着功利思想的大学生,希望在网络直播当中成名或者赚大钱,甚至不惜做出不雅的行为去迎合观众的扭曲需要,形成一种“畸形消费”。因而,程潮提出:“大学生应当在不影响自身学习的情况下直播健康向上的内容,可以选择与自己专业相关的内容进行直播交流,形成一种互动,借以促进自身的长足发展以及影响他人,利人又利己。另一方面,大学生还可以挑一些社会群体比较关心的话题讨论,在思维的碰撞中开拓自己的视野和锻炼自己的洞察力。”程潮提醒大学生要避免带着功利色彩做直播,这样极容易被他人利用,进入名利的追逐当中就很难抽身。
 
对于某些主播迎合大众口味的“媚俗”行为,程潮也提出了相关的建议:对网络主播来说,持证上岗是必要的,这意味着网络主播要经过专业的培训,不仅要有真才实干,还要有职业操守。另外还应实行实名制,对有不雅行为的主播及时进行取缔。第二方面,网络监督方在直播内容上要严格把关,谨慎审议。而看直播的大学生,理应加强自我修养,接受师长的引导,通过思修课、班会课,认真听取班主任、辅导员的建议,看健康文明的直播,健康文明地看直播。
 
程潮希望,网民能在广电总局最新出台的《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和20多家直播平台共同发布的《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中共同走上自律与整治的前进之路。
 
(供稿:彭程 陈香伶 袁 梦 林泳淇 袁浩欣 助理编辑:黄 颖)
 
注:本文刊登于2016年9月30日第336-337期《广州大学报》。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新闻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栏目热门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