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视点 > 广大人▪校园

【校园】校园外· 房子里·毕业情未了

时间:2016-06-15 14:59:09  来源:  作者:  访问:

     初荷六月天,新蝉第一声,却是毕业生告别校园的时候。他们纷纷搬出生活4年的学校宿舍,其中大多租房另觅自己安身之所。有些广东的毕业生即使离开自己的校园,仍选择在校园周边居住,甚至回到校园创业,或许因为在学校附近或学校里工作,或许因为难舍校园情,或许因为那里房租更便宜。无论如何,毕业剪断的是学子与母校的脐带,却剪不断相依的情感,住在校园周边的他们,仍每天感受着熟悉的校园氛围。身在校园外,心在校园里,他们又有怎样的故事?

 

 

于广大生情,在斯归根创业

 

    当大多数毕业生收拾行李,匆匆告别校园时,他们却选择留在学校开拓自己的事业,从学子转变为创业者,开启自己人生的另一个阶段。每天服务的不仅是顾客,更是自己熟悉而亲切的师兄师妹,他们通过创业把对校园的热爱延续在四年后的事业上。

 

甜品甜,情更甜

 

我校生命科学学院12级的江宝云,是今年众多毕业生的一员。但除了毕业生这个身份以外,她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老板。坐落于广州大学商业中心的“宝记糖水”,便是她在大学期间打拼出的一片“天地”。

 

大一期间,江宝云便萌生了开甜品店的想法。她希望能够让外地的同学在学校了解到广州的传统美食,并且让广大学子品尝到各式各样的西关美食。经过一年的筹划准备工作,“宝记糖水”终于在去年于广州大学商业中心正式开业。渐渐地,她实现了从一个懵懂学生到成熟老板的蜕变。“通过开这家甜品店,我结识了许多朋友,学会了如何与人相处,并且在为人处事上也变得更加理性和成熟。”江宝云说道。

 

与其他毕业生不同,当大家带着眷念与不舍离开校园时,江宝云却选择继续留在学校经营甜品店,为的是广大人之间那份“甜在心”的情谊。“我跟很多同学的交流都很多,我不想因为毕业就失去彼此间的联系,而且我也不舍得离开这个陪伴着我四年成长的校园”,她笑着说道。在她看来,在学校生活会给她带来安全感,遇到问题的时候也能够及时的向老师和舍友们寻求帮助。

 

据了解,毕业生需在规定的时间内搬离宿舍,为即将到来的大一新生腾出住的地方,但这丝毫没有动摇江宝云继续留在学校的决心。搬出宿舍后,她在离校很近的北亭附近租了一间一室一厅的房子。每个月的房租,加上水电费共需要一千多块,但是对她而言,只要自己能够继续留在学校上班,就足够了。“住在北亭,每天上班只要走几分钟的路程。”她白天在甜品店工作,晚上下班回到租房后会看电影、读书放松自己。在她看来,这样的日子既充实又有意义。

 

江宝云表示,自己虽然毕业了,但她永远都会是广大的一份子。“如果可以,我都不想那么快就毕业”,她笑着说,“所以师弟师妹们要珍惜大学生活,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要给自己的大学生活留下遗憾。”

 

“师兄”情,不歇业

 

不少创业者喜欢用自己的姓或名作为店铺的名字,然而在广州大学商业中心有一间店铺叫做“师兄数码”,不强调创办者,而以“师兄”自居。“师兄数码”的创办者正是我校的师兄——机电与工程学院08级的武思则。大二时,他同5个朋友在广州大学商业中心合开了一家“师兄贴膜”,为广大学子提供有偿贴膜服务。2年后,利用贴膜带来的收入,加上亲戚朋友们的资助,他将店面里里外外重新装修了一番,并扩大了经营范围,增加了出售手机配件、维修手机等业务,“师兄贴膜”也发展成大家现在所看到的“师兄数码”。

 

武思则从毕业到现在,已经将近四年。这些年里,他一直留在学校,在这片他钟情的地方经营着自己的数码店。“我喜欢这里的环境,而且我们广大人的素质都很高,平时来我们店里光顾的学生都很好沟通”,他说道。谈到住房,现在住在北亭的他说:“北亭的租房价格相对贝岗来说实惠,但是比南亭要稍贵一些。不过北亭离店铺近,上下班比较方便,因此最后我选择在北亭租房。”尽管他经营数码店每个月的收益并不高,除去店租、进货成本等费用后,剩下的钱基本上只能满足自己日常生活的开销,但是他为能继续留在学校而感到满足。

 

毕业后每天对着正拼搏学习的师弟师妹,武思则更怀念宝贵而短暂的大学时光,虽然已步入社会创业,但他认为大学四年的学习,是为自己日后开创事业作积淀。“师弟师妹们一定要充分利用好学校的资源,好好学习。这四年里学到的知识对你们一辈子都会有帮助。”

 

采访的最后,武思则竖起了大拇指,高声说道:“虽然我现在已经毕业了,但我仍然为自己是一个广大人而感到骄傲!”那一刻,他的眼中满是自豪与对母校的热爱。

 

(文/黄觉萱)

 

 

学校周边房价廉,何妨且住且奋斗

 

    有网站调查显示,一线城市90后应届毕业生租房花费占收入比重超50%,其中深圳达54%,广州为49%。近年来,租房费用居高不下,令很多毕业生感到“压力山大”,学校附近租金较低的出租屋便得到部分毕业生的青睐。虽然这些出租屋的居住环境一般较差,但是他们仍然在一方陋室中,对抗着生活与工作压力,以平和积极的心态和对未来的憧憬,诠释着“何陋之有”。

 

你好,廉价的出租屋

 

我校广播电视新闻学专业的14届毕业生陈久(化名)现在在上海工作,而在四个月前,他曾住在离学校不远的南亭生活区。那时,他刚在大学城内的一个小手工作坊里找到一份工作,月薪两千左右。有了收入,早就希望可以外出租房的他便住进了一个只需430元月租的单间里,“房子在一个城中村里面,卫生勉强及格,吵也不算吵”,陈久介绍道。

 

在这个小小的20平米房间中,陈久开始了他的租房生活,“刚开始房间里什么都没有,我让房东帮忙用铁架子把床架起来,这样活动空间就更多了”。后来,陈久又自制了一些桌子椅子,买了一些必备的电器,一个小小的家便在这个只有宿舍大小的房间中搭建了起来,“那个单间里还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房租便宜,离我工作的地方也近,我觉得很满意”。

 

小单间里放不下洗衣机,陈久不得不亲手洗衣服。不过由于距离学校近,他有时也会偷懒,把脏衣服囤起来,每周放假的时候把它们带回宿舍,用洗衣机洗。偶尔放假,他还会约上一群好友,去大学城附近的摊贩或大排档处吃宵夜,或是邀请他们去自己的小房子里吃饭,“虽然这样的机会不多,但真的挺开心”。而这些经历,对于现在已经只身奔赴上海工作的陈久而言,只能在疲惫的工作后慢慢独自回味。

 

另一边,和南亭相似,在离广东海洋大学不远处的麻章区湖光镇上,饭店旅馆星罗棋布。夜色降临,大街小巷充斥着油烟和商贩老板吆喝的声音。阿炎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公司坐公交转地铁再步行才回到这里——他毕业后住的出租屋。即便这里声音吵杂,环境脏乱,交通并不是那么方便,但这里租金相当便宜,受到一些毕业生的青睐。阿炎今年毕业于广东海洋大学计算机软件专业,在毕业后找工作时处处碰壁,有时觉得连呼吸都感到沉重。

 

阿炎四处求职后终于谋得一份工作,底薪只有2800元,但在公司附近租房租金最低也要每月650元起,除去生活费,每月所得所剩不多。几经周折他最后选择在母校附近租了一套廉价的房间。他对现在的生活状况感到失望,“现在生活压力和成本太大了,做什么事都要用钱,在住这方面自己辛苦一下就好,忍一忍,能省多少就多少吧”。

 

一年前,阿炎曾跟他的老师做研究,在实验室免费舒适地住了一年,等到毕业后才深刻领会到住房带来的压力。他感叹地说:“我以前住学校宿舍和实验室,没什么压力,现在知道了,有个地方栖身是件很幸福却又麻烦的事情。”

 

虽身处陋室,未碍心静如水

 

虽然阿炎现在住在简陋的出租屋,但他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因为他认为心态是影响前进步伐的决定性条件,有时野心不能太大,只有一步一步踏实前行,压力才会小一点。“我刚开始工作时很烦躁,感觉看不到自己梦想中的未来,住在这里让我心安了不少。因为我熟悉这里,有空时还会回学校食堂吃饭,逛一下学校,还能带着吉他在湖边弹琴,这使我放松不少。”

 

阿炎说他憧憬的城市是深圳,因为那里计算机行业相对发达,也比较吃香。“我头几个月去看了,公司录取门槛高低不齐,虽然工资都比这里高得多,但是房租太高了,几乎要用掉我一半多的工资,我还拿什么生存?”发达的城市虽然有很好的前景,可是对于经济能力较差的毕业生来说,这是他们不敢涉足的泥沼。

“现在暂时过得安稳,先缓一缓,等慢慢发展起来了,我就去深圳工作,目前还没考虑得太远。”

 

而陈久也认为,年轻人应该更多把时间留给工作和打拼。为了寻求更好的发展,纵然不舍,他仍然选择离开,到上海挑战自己,寻找新的工作机会。现在,陈久在上海的房子月租1000多,加上水电,每月约需要支出2100元,虽然现在他每月的工资已有6000,但昂贵的房租和朋友不在身边的孤独让他偶尔也会想念当初住在学校附近的日子,但他说:“一个人上班,总有一些事情是必须要承受的,比如孤独,但这种孤独也代表着自由。”

 

有时,生活让你不得不屈居于陋室当中,无助和烦躁也会填满小小的蜗居。但只要我们心怀梦想,脚踏实地,便仍可在小小的房间中闯出一片天地。

 

(文/丘敏华)

 

 

母校情深深莫离

 

    网上曾流传这样一句话:母校是什么,是你刚来的时候巴不得早点走,可当你真要走的时候,又急切地希望能多留一两天的地方。他们毕业了,住在校园旁边不愿远离,只想再多几刻时光依偎在母校怀里,抚摸自己未曾被岁月风化的菁菁大学时光。

 

难割舍,校园情牵青春时

 

“即使毕业了,母校,仍是我最熟悉的一道风景,那里是我青春的纪念册。”2015年6月20日,仲恺农业工程学院会计专业11级的毕业生钟嘉锐毕业了。但为了能够“常回家看看”,他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一毕业就匆匆离开校园,而是选择留在学校附近的中国银行海珠支行工作。

 

校园各处印下他张狂而洋溢青春气息的点滴,串起来都是难忘的记忆。他曾试过在凌晨两点拿着手电筒,悄悄地在校园到处进行“巡逻探险”,也试过凌晨三点爬到教学楼的天台里和兄弟们对酒当歌,还试过在夏天的晚上直接躺在校园的草坪上,仰天大睡到天亮。

 

钟嘉锐表示,母校,是他成长的地方。他最喜欢教学楼的天台,那里常常灯火通明。“大一大二时,那里是我和兄弟们饮酒作乐,畅谈未来的好去处;大四时我正在备战考研,当我复习感到疲倦时,就会到那里吹吹晚风,放空自己,给自己更多的力量去坚持;而现在,那里成了我在校园里最为留念的地方。”他感触地说。

 

在闲暇的晚上,他会到校园周边的珠江岸上跑步、散步,给自己一个独自思考的空间,这是他大一沿袭下来的习惯。有时他会想:“如果再给我一次大学时光,我会过得更出彩吗?”他会不时到校园里,和一群不认识的师弟打上一场篮球赛,大汗淋漓之余感叹技不如当年,或者在独自投篮中让思绪飞翔。心情烦躁时,他会独自走到上过课的教室,坐过的座位,也怀念着曾经追过的女孩和每天都怀有期待的日子。“周末,我偶尔会约上还留在广州的同学,一起跑到校园的天台上,或坐在草地上,聊起从海珠骑行到大学城的晚上,聊起和伙伴们各自送了一大筐的荔枝给自己心仪的女生却不敢表白的腼腆,聊起为了给兄弟喜欢的女生制造邂逅想出的烂点子。”

 

回忆起大学伊始的张狂,他说:“有些事情,在大学里做过,现在也不一定有勇气去做;有些事情,在大学里没做过,现在也不一定能做到。”

 

纵分别,深厚友情永相伴

 

2012年,钟嘉锐担任了工商管理123班的助班。从师弟师妹踏进校门开始,便慢慢地和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情。毕业之前,他常常会到他们的宿舍串门,像朋友一样和他们聊八卦、开玩笑,也会像兄长一样在给予他们帮助之余对他们进行心态上的引导。

 

2012年11月,他为师弟师妹精心策划了为期一天的团队培训,借此希望他们更加团结奋进。期间,他拍下一些生动有趣的瞬间,制作成专属于他们的视频和明信片,并送给他们。友情的升温是双向的,他们也会在班级的各种大小活动中惦记着他,并热情地邀请他;还会记得他的生日,并为他制作了一个感恩纪念册,写下了许多令他感动的话。他深情地说:“我很珍惜我们之间的情谊。”

 

毕业之后,由于忙于工作,钟嘉锐每隔两三个星期才能回去看他们一次。擅长做美食的他,空闲时会邀请师弟师妹们到他现在的住所,享受他亲自烹饪的“住家菜”。他说:“我是他们的助班,我想真正尽到一个助班的责任,也想像朋友一样陪伴到他们毕业。留在学校附近住,方便我常回去看看他们。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可能会搬到别的地方住,但我会等到他们毕业以后才做考虑。”

 

5月16日,是仲恺农业工程学院管理学院拍毕业照的日子,也是钟嘉锐的助班生涯即将画上句号的时刻,他专门请了半天假,带着红包和礼物,回到学校祝贺师弟师妹们“毕业了”。在教学楼前,操场上,雕塑前——那些曾经一起走过的地方留下了属于他们共同的“毕业照”。

 

(文/冯星亮)

 

 

乐业之余,你如何安居?

 

Q:你对毕业后住房有什么规划吗?

因为毕业后自己可能面临薪酬不高但房价太高的压力,所以也许先租房住在工作地点附近缓一缓,等各方面稳定下来了才开始筹钱买房供房。而买房我会向家里要购买首付的钱,然后再在二线城市安居乐业还贷,毕竟那里的房价没那么高得吓人。

——新闻与传播学院  15级 张同学

 

我觉得最好可以和好朋友一起租一套房子,这样既减轻负担,又可以相互照顾。毕竟自己刚毕业的工作不够稳定,有个伙伴分担也是一件好事。在未来,我会把家里的房子卖了一套,然后在离办公地点近、商业繁华的地段买一套房,这样一来就方便自己,二来压力相对减轻。

——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 14级 林同学

 

我会选择工资能够保证我租房支出的工作,或者是单位提供住房的工作。另外对于住房地点,我应该选择离工作地点近的地方作为居住地,这样通勤更方便。

——吉林大学珠海学院 13级 罗启煌

 

Q:毕业后你会选择在学校附近租房住吗?

我会视情况而定。因为我的家人在深圳,所以我有广深两地的选择。如果选择在深就业,就回家住;如果是留在广州,我应该会在离公司比较近的地方租房子。但是在学校附近住我应该不怎么考虑,因为上班可能比较不方便。

——人文学院 13级 朱丽婷

 

我现在已经在学校附近的北亭租了房子,因为工作地点就在大学城,这样住在北亭也会比较方便。

——体育学院 12级 罗国雄

Q:你会感到现在(或将来)住房压力大吗?

我现在有住房压力。因为目前我还没确定工作地点,如果到时在广州的工作就会考虑房租的问题,因为毕业生的工资不高,所以压力比较大。

——人文学院 13级 朱丽婷

 

十分大。现在广州的房租实在太贵了,对于刚出来工作的年轻人来说,这简直难以承受。记得有一次我打算买一把新的吉他,却想到还要交房租,不得不暂时打消这个念头。在学校时,日子过得很舒心,不用考虑什么物价房价水平,当你真正出来工作的时候,真的要承受很多压力,生活工作上的种种负担经常会把你压得喘不过气来。

——人文学院 11级 阮同学

(文/丘敏华 黄觉萱)

 注:本文刊登于2016年6月15日第332-333期《广州大学报》。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新闻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栏目热门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