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媒体广大

【羊城派】市人大代表田长恩:广州应率先推行高中免费教育

时间:2018-01-14 11:57:46  来源:  作者:  访问:

111日下午,在番禺代表团讨论会上,广州市人大代表、广州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院长田长恩提出,建议广州率先推行高中免费教育。建议一提出,立马引起全场代表们热议,不少代表纷纷表示附议。

 

田长恩表示,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建设教育强国是一项基础工程,必须把教育事业放在优先位置。2017年,广州人均GDP超过15万元,具备实施高中免费教育的经济基础。而目前广州已有增城、南沙和花都三个区实行了高中免费教育,因此,在全市范围推行实施高中免费教育具有实践基础。

 

他认为,免费高中教育不仅仅是原来已有教育的增加,还涉及到基地建设、师资配备和教育区域规划等,应该总结已经实行的三个区的免费教育经验,在全市实施。

 

田长恩现场算了一笔账,据他对增城、南沙、花都三区的免费教育经费调查,每位学生投入的费用每年大约2600元,以2015-2017年广州市高中(包括职业中学)学生数量约42万人推算,每年大约需要11亿元,大约是近三年度市区两级教育年均投入450亿的2.4%我觉得这个比例对广州的财政收入来说不算多。

 

他建议,高中免费教育可以分布实施,参照中等职业教育免费方案,优先对市内的农村户籍、贫困户等普通高中生进行免费;其次是优先在职业中学实施;再者,优先在农村和边远地区的中学实行,力争十三五末实现全覆盖。

 

现场代表听后,纷纷表示赞成附议。增城、南沙、花都三区相对来说区财政收入偏低,为什么在其他区不能实行呢?市人大代表张婉茹说道,建议田长恩代表写成书面报告,她表示联名附议。

 

实行高中免费教育经费占的比例不大,广州完全有能力去做。市人大代表、番禺区实验中学校长何文捷也表示认同。

 

(来源:羊城派2018112日)

 

相关链接:http://ycp.ycwb.com/ycpFront/content/china_npc_cppcc/2018011210320078746.html?from=singlemessage

 

 

【广州日报】亚运城拟打造智能制造区

亚运城晚上是一座城,白天就没有人。作为广州最知名的房产板块之一,如何将这里的人才留在这里并创造价值?对此,市人大代表、番禺区委书记何汝诚在昨日上午的分组讨论中表示,未来番禺或将限制该片区楼盘的开发,并考虑在此规划一个智能制造区。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秦松、魏丽娜、杨洋、卢文洁、汤南、何颖思、梁超仪

 

番禺可使用的空间越来越少,现在有些很好的自主创新项目因为工业用地压力较大,甚至不留在番禺,而是去了周边其他地方。市人大代表、番禺区委书记何汝诚坦言,近年来,番禺区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巨大发展,但随着空间减少,仍出现了一些尴尬。

 

对此,番禺区也在积极应对。何汝诚透露,未来将在两大板块进行布局,其中一块就是亚运城。他表示,目前亚运城板块居住氛围越来越浓郁,但是太多人居住却没有产业,也没有大企业,晚上一座城,白天没有人我们考虑控制该片区大片房地产开发,征用部分土地,在亚运大道到石楼之间规划一个智能制造园区,通过该规划承载更多项目落地。他说。

 

大学城难开学术会议

 

代表盼大学城配套升级

 

此外,大学城以南的思科板块也是番禺区考虑扩容的板块之一,考虑打造大学城科技成果转化聚集区,让本土高科技企业和新招的项目都能落地。未来或将在思科和大学城片区新建一部分公寓,让更多人才留下。

 

大学城已建成10多年,是全国办得最成功的大学城,但现在在大学城召开学术会议,除了华工的一所酒店外,要喝个早茶都只能去旁边的城中村,有时我们不得不选择回到市区大学本部来开。她表示,如果大学城有个学术交流中心,那么什么样的人才交流、培训,广州大学城都能承接下来。这样也能更好地发挥广州大学城的功能。

 

对于大学城的发展,昨日上午的分组讨论中,市人大代表,市社科联党组书记、主席曾伟玉表示了肯定,但希望配套能进一步完善。

 

她说,目前大学城配套还不够细,一方面是没有配套相应的生活设施,另一方面学术设施也存在短板。很多老师跟学生的接触时间并不够,一下课就要回到市区,人才成长受到了影响。在配套方面,大学城目前有约20万大学生、10万名教师等,各类人才约有50万人,但人才公寓却比较欠缺。目前虽然各个学校都意识到这个问题,但如果让每个学校单独来做却不切实际。

 

建议逐步实行

 

高中免费教育

 

市人大代表、广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田长恩关于广州逐步实行高中免费教育的建议引发现场不少人大代表响应、附议。田长恩经过测算表示,每年大约只需11亿元,即近三年市区两级教育平均投入的2.4%,即可实现这一目标。

 

经过调研他发现,2017年广州人均GDP超过15万元,已具备实施高中免费教育的经济基础。广州现在也已有3个区实行高中免费教育:2011年,增城;2012年,南沙;2016年,花都。田长恩表示,目前广州已经具有很好的实施高中免费教育实践基础。

 

基于此,田长恩建议广州市在推广增城区、花都区和南沙区的高中免费教育基础上,在十三五期间全市实施12年义务教育。

 

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还可以采取分步实施进行。第一步,参照中等职业教育免费的方案,优先对市内的农村户籍、贫困户等普通高中生进行免费;第二步,优先在职业中学实施;第三步,有限在农村和边远中学实行;最后力争在十三五末实现全覆盖。

 

田长恩的建议得到与会不少人大代表赞同,有人大代表表示,希望他将该建议写成文本,由赞同的代表联署。

 

代表声音

 

校外托管 不能听之任之” 要立法监管

 

分组讨论中,人大代表孔繁华将关注点放在了校外托管机构,因为我小孩的很多同学都是去校外托管机构,很多家长也有这方面的担心,但是很无奈,只能把孩子送到托管班。

 

她表示,现在校外托管机构很多都是用民用住宅当教室和休息室,存在很多问题,例如从业人员的资质、食品安全、消防安全。

 

这么多孩子在一起,还有书桌、椅子、床铺,如果发生火情如何进行疏散,托管班有没有基本的消防设备,托管人员是否具有逃生知识。孔繁华表示,目前托班管的管理都是靠经营者的自觉,政府应该加强这方面的监管,一定要管起来,不能放任,拖得越久问题越大

 

她建议,先对托管班进行摸底,在摸底的基础上出台法规,以立法的形式进行规范,明确托管机构的管理部门,托管班的开设资质、从业人员的培训和管理、食品进货的台账制度等。

 

除了对公司经营性行为的立法规范,孔繁华代表还建议,可以开展志愿者服务的公益活动,大学生花一个半天的时间教孩子画画或辅导作业。

 

共享汽车 停车问题应交由市场解决

 

广州市人大代表蔡清伟接受采访时表示,共享汽车是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在这方面政府要进一步加强管理,吸取共享单车的一些经验和教训,要有序投放。共享汽车没有固定驾驶员,对于汽车的车况、安全驾驶和停放来讲,应该有一些指导意见和管理措施跟上。

 

他表示,作为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区,应该鼓励各种创新和尝试,同时要把相应的管理跟上去,不能因为创新导致混乱。

 

目前很多停车场拒绝共享汽车,觉得停车后迟迟不开走,会白白占用车位。也有很多人因为担心停车的问题,不敢尝试新业态。

 

蔡清伟代表表示,停车的问题是商业的问题,可由共享汽车的运营企业与停车场的运营企业商量,探讨合作的空间,相信从商业模式上一定可以找到解决的方法。

 

(来源:广州日报2018113 A2版)

 

相关衔接:http://gzdaily.dayoo.com/pc/html/2018-01/13/content_4_1.htm?v=29

 

 

 

 

【信息时报】利用少年宫空闲资源办老年大学

脱稿发言、PPT演示……政协会议的各界别委员代表座谈会,向来以提案质量高闻名。昨天上午,市政协第十三届广州市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举行各界别委员代表座谈会,共有18名委员先后发言,围绕广州经济发展、民生实事建言献策。

 

市政协经济委:

 

尽快成立金融监管局

 

赋予执法权

 

市政协委员方颂代表市政协经济委员会、民建广州市委发言关注广州金融中心健康发展的相关问题,他说,2016年广州市实现金融业增加值1800亿元,占全市GDP比重达9.2%,金融业已超越房地产业成为第五大支柱产业。广州金融中心地位正在崛起,招牌越来越亮,在金融风险防控方面的工作扎实有效。包括稳步推进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对3万多家机构进行摸底排查,并对全市61家网贷平台进行现场检查,清查校园贷”“现金贷等互联网金融违规活动;协助防控房地产风险,贯彻落实房地产调控新政工作,及时叫停首付贷”“众筹购房维护广州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建设全国首个金融风险监测机构——广清中心,提升风险分析能力等。

 

广州金融业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也面临诸多挑战。方颂提到技术与金融的结合,增强了金融风险的隐蔽性、传染性、突发性和负外部性的特征。比如现金贷借款无门槛、利率畸高、暴力催收,涉众广。据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摸查,广州×融公司的现金贷APP下载量高达1.39亿,极易影响社会稳定,而且风险容易蔓延至传统金融体系。由于一直以来资产管理公司很容易完成工商注册,加上几乎所有金融行业都成立了资产管理公司或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因此社会上很多非法金融项目都会以资产管理的名义对社会公众募资,对监管部门搪塞。资产管理已被列为四大金融风险第二。

 

为牢牢守住不发生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方颂建议加强事前监管,对各种类金融机构实行先核准后开业的制度;加强对金融广告的管理,尽快成立金融监管局,赋予执法权,弥补行政监管空白;以及加强金融监管部门的联动,穿透式监管,主动监管,敢于作为,并探索金融局+社会机构+行业协会+大数据监管模式,即金融局主管,社会机构(广清中心等)和行业协会(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等)协管,大数据监测。

 

民进广州市委:

 

建议组成四级老年教育网络

 

市政协委员、广州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哈迎飞代表民进广州市委发言说,广州有着超过150万老年人口,特别是75周岁以下老年人口超过100万,老年人情感孤独、信息摄入少等原因所引起的问题也成为社会热点问题。据广州警方2016年统计,广州市60%的电话诈骗案件受害者是中老年人。

 

  截至2015年底,广州有老年大学33所、老年学校70所、老年教学点208个。而33所老年大学的场地面积,超过5000平方米的仅有4所。哈迎飞认为,全市参与老年教育的学员人数约7万人,占老年人口总数的4.74%,仅略高出全国平均水平(3.78%),对于广州来说无疑是一个偏低的水准,与《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达到20%以上的要求相比,差距甚大。不久前广州市老年大学招生还出现了一位难求,老人通宵冒雨排队的现象,在网络报名开启后一小时内即被抢完。

 

目前虽然省市老干部大学规模大、办学水平高,但各区级老年大学分设的老年学校、老年教学点分布不均衡。哈迎飞建议由市级老年大学、区级老年大学、街道老年学校、居(村)及养老机构老年学习点组成四级老年教育网络。创新机制,扩大老年教育的普惠面和社会参与度等。在场地资源方面,新建、改建、扩建一批老年教育学习场所,如在住宅小区配套建设老年养教结合基础设施。利用市、区少年宫平日白天空闲资源,举办老年大学分校,老少教育共享教学场地设施和师资,提高少年宫的利用率。

 

市政协城资环委:

 

搭建议事平台发动群众参与社区微改造

 

市政协城建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崔虹对展现更美广州提出建议。他说,《财富》论坛后两个月以来,琶洲、广州塔、中山纪念堂等重点区域及周边主要道路升级改造工作成果基本能够保持,但也出现了一些松懈退步的情况。

 

部门沟通协调性不足。崔虹说,典型例子是高架桥桥墩保洁,由于隶属两家主管部门(住建委和城管委),桥墩和路面保洁频率不统一,往往桥墩刚完成保洁,就被路面保洁冲刷的污水污染。此外,城市景观美化仍有待向次干道、次要地区和偏远老旧区域延伸,琶洲CBD的高大上与城中村的脏乱差并存等。对此,崔虹建议推进30公里精品珠江建设,重点打造花城广场和琶洲两个市级高品质示范区;健全各部门协调推进的共治格局;有序推进城市环境景观建设提升工作。

 

用绣花功夫加快推进老旧社区微改造,补齐民生短板。崔虹建议,创新机制,发动群众参与微改造。指导小区居民搭建议事平台,成立小区建设管理委员会、业委会等小区自管组织,组织居民参与意见征询、方案制定、施工管理、后续管养全过程;吸引社会组织参与,建立社区规划师、社区工程师等制度,成立咨询委员会、工作坊等机构,加强老旧小区改造的技术支撑;鼓励组织原产权单位捐资捐物,或企业以投资、捐资冠名等方式支持老旧小区改造。

 

少数民族界别:

 

老旧楼宇高层水压不足问题亟待解决

 

来自少数民族界别的市政协委员摆林在发言时指出,走访发现,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兴建的老旧楼宇,当大楼水压不足时,就会出现四层以上住户缺水,甚至断水的情况。为此,他提出建议,对尚未安装二次加压设备的楼宇进行统计,由政府、自来水公司、住户共同出资安装设备,并统一进行管理、维护。同时,应统一更换不锈钢材质的水塔水池,避免滋生寄生虫和细菌,并对供水管线进行更新升级。

 

目前很多老旧小区没有业主委员会,没有物业,没有维修基金,没有场地,无法安装二次加压设备,导致这最后几公里的用水问题迟迟难以得到解决。摆林指出,20161月,广州罕见地下起雪,全市多处出现爆水管现象,当时为保障用水,部分大楼水压降低,使原先部分水塔式供水的楼宇出现了四楼以上住户水压不足或缺水断水的现象。当时自来水公司方面收到很多关于此情况的投诉,给出的答复是大楼二次加压设施管理不完善而导致的间歇性停水,并告知市民二次加压水泵为用户公用用水设施,其安装、维护的责任、费用要由业主共同承担。但至今仍有部分大楼因问题未能得到解决,在用水高峰期仍会不定期出现缺水情况。

 

记者眼

 

老人能坐电梯上下楼

 

是代表们最好的期盼

 

人老腿先衰,去过老旧社区采访的记者都会听到老人家如是感叹。他们住在楼梯楼,下楼难,上楼更难。

 

昨天,在政协的分组讨论中,广州市人大代表李国雄跟大家分享说,我亲眼目睹一个老人,83岁,家住8楼。老人喜欢出门,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出门喝早茶。然而,早茶结束后,老人并不回家,选择在楼下流浪为什么流浪?李国雄说,或许因为老人家喜欢看人来人往,她在楼下找了个藤椅坐着,常常坐着坐着就一整天。如果中途她上楼了,再来一趟上下楼对老人来说实属不易。所以,老人才选择到了晚上才像蜗牛一样,一步一步往上爬。李国雄举这个例子就是希望更多的部门能关注到加装电梯对于老人、对于老旧小区的迫切性。

 

今年两会期间,除了李国雄,很多其他代表也关注了旧楼加装电梯的问题,他们中不乏年轻的代表,在调研中,走访过很多老旧小区。如何帮助老人实现加装电梯的愿望?他们代表老人咨询了许多职能部门,政策早已了然于胸,但仍然还有很多政策之外没解决的问题。例如,老人遇到的资金问题、低层业主补偿标准问题、业主之间谈不拢等等,这些当老人们自己解决不了,就希望政府这个大家长来帮帮忙。今年的两会期间,代表们很好地向大家长传递了呼声,政府部门也就资金的补偿,发出了将研究制定相关标准的回应。

 

或许,很快,广州的老人们就能实现轻松上下楼了。

 

(来源:信息时报2018113A7版)

 

相关链接:http://epaper.xxsb.com/html/content/2018-01/13/content_718561.html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新闻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栏目热门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