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媒体广大

【南方日报】南国风味 领潮争先

——作家章以武的创作特色

时间:2017-11-13 10:04:15  来源:  作者:  访问:

 

编者按
 
章以武教授是广东当代文坛成绩斐然的老作家。他本是浙江宁海人,1957年来到广州求学,读书期间由于酷爱写作,从此踏上文学创作之路,并与广州这座城市结下不解之缘。1984年,由他创作并改编的小说《雅马哈鱼档》被搬上荧幕,南派电影时代由此开启。此后他又创作了《南国有佳人》《应召女郎之泪》《情暖珠江》《三姐妹》《小蛮腰》等既有本土文化特色,又兼具时代气息的佳作。这些作品生动展示了广州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城市剧变的过程,亦是研究改革开放的重要作品,其叙述的各种财富故事和小人物传奇曾经在不少读者心中留下深刻烙印,特别是电影《雅马哈鱼档》,蕴含着强烈的现代启蒙价值,即使今天看来依然具有积极意义。11月3日,广东文学名家章以武学术研讨会在南海举行,20多位评论家和学者对广东省文艺终身成就奖文学类获得者章以武的创作特点、成就、影响等方面进行了研讨。南方日报摘登部分精彩评论,请读者垂注。
 res01_attpic_brief.jpg
res02_attpic_brief.jpg
res03_attpic_brief.jpg
《雅马哈鱼档》具有文学史的意义
 
●刘斯奋
 
我以《雅马哈鱼档》来谈谈我的看法。这部作品可以用三个方面来考察,一个是它的文学史的意义,如从改革开放的文学来讲,这作品毫无疑问是先声,它不光是广东的名片,这在全国文学作品里面也是最先表现改革开放的。当时引起很大的关注,形成很大的轰动效应,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氛围下,公开大胆、满腔热情地对个体户、对勤劳致富这一新生事物的肯定。在这点上,我认为这部作品具有文学史的意义。将来写到文学史、写到改革开放,不能不提到《雅马哈鱼档》,就是以《雅马哈鱼档》为标志,引领了改革开放文学创作的潮流。
 
第二点,引领潮流的意义。《雅马哈鱼档》是在1983年推出来的,由于它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也激励了广东的作家,使他们都走上这条写作道路。特别是在电视剧方面,掀起了一股热潮,连续推出七八部反映改革开放的电视剧。如《公关小姐》《外来妹》《情暖珠江》一大批反映改革开放的电视剧,在全国引起非常大的影响。广东先行一步,新的思想、新的观念提供给他们,所以引起极大的关注。
 
    第三,对今天的启示,老章当时写这个东西,也就是有一种对新生活的冲动、热情,他根本没有想到要占据什么位置,就是凭着这种对生活的热爱、对生活的敏感就写出来了,一不小心就踩到这个点上,这个点就变成现在的点。这对我们今天的创作也有启示,他是踩在改革开放这个关键点上。
现在中国社会又进入了另外一个点,这个点就是十九大提出的“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这个新时代就跟改革开放那段时期不一样,矛盾也是新的矛盾,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个新的时代、新的矛盾,实际上又是新的节点。哪个作家能够像当年老章一样创作出反映新时代的文学作品、踩出点来,我想照样可以引领全国风尚,将来回过头来看也会取得同样重要的意义。
 
(作者系广东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
 
60年创作不忘初心
 
●张知干
 
回顾章以武先生近60年来的创作经历,有三点最值得肯定和借鉴。一是不忘文学初心,知行合一,坐言起行,彰显崇高的人生境界。长期以来,章以武先生始终践行文学“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宗旨,坚持以人民为创作中心,善于从现实生活中寻找和发现文学创作崭新的主题,善于捕捉和发现普通群众平凡生活中蕴藏的崇高精神,善于运用群众所喜闻乐见、容易接受的文学形式和手段表现内容,细致描绘“当代广州的‘清明上河图’”,有效地引发了读者的爱乡情怀。研究学习章以武先生,就要学习其牢记社会责任、紧跟时代发展步伐、准确把握时代主题、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坚守家国情怀和人文关怀,走进改革开放第一线和社会生活的广阔天地,以高度的文化自觉从人民创造幸福生活和美好未来的伟大实践中汲取营养,真正锤炼出经得起时间和历史检验的好作品,以文学的方式凝魂聚魄,用文学的力量催人奋进。二是铁肩担道义,标领时会、讴歌时代,践行了文学的神圣使命。章以武先生的一系列优秀作品,为众多后继者提供了可资借鉴的范本和方向,为广东文学创作提供了切实可行的发展思路和风格典范。研究学习章以武先生,就要善于深挖广东作为岭南文化中心地、海上丝绸之路发祥地、中国近现代革命策源地、改革开放先行地的特色创作资源,把握具有岭南风味、广东地域特色的重要素材、好素材,创作出更多更好的反映伟大时代变迁的文学精品,创作出更多更好的具有“粤味”的文学作品,创作出更多更好的重大现实题材“扛鼎之作”。三是与时俱进,推陈出新,大胆创新,形成了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章以武先生是粤味小说的重要探路者,一直以来秉承岭南文化敢为人先的特质,著作等身的文学成果充分体现了其千锤百炼、精益求精、领潮争先的艺术追求。研究学习章以武先生,就要把创新作为一种责任、一种追求、一种境界,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强化学习、不断积累,重在实践、积极探索,树立独辟蹊径、开风气之先的勇气,敢于冲破旧模式的藩篱,大胆突破常规,发挥艺术个性,不断激发创新活力,不断创造前行。
 
新时代的征程已经开启,文学工作任重道远。在党的十九大精神的指引下,在广东省委、省政府和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下,只要我们凝聚起包括老一辈文学名家、大家在内的全省广大作家和文学工作者的智慧和力量,切实担负起新的文化使命,就一定能再创新时代广东文学事业的新辉煌,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应有贡献。
 
(作者系广东省作协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
 
富有动感 形神俱活
 
●陈俊年
 
记得大概是30年前的一次闲聊中,我问章以武,你写《雅马哈鱼档》何以选鱼档,不选别的?他脱口回答:有画面、有动感。我觉得有画面、有动感,这六个字很耐人寻味。我把它看作是章以武创作的秘诀,从中似乎也可以看得出他创作思想的取向和作品价值取向。章以武是想通过作品生动的画面去展示时代的壮丽长卷。何况当下是读图时代,他主打的是影视作品,没有画面怎么来吸引人?当然,他的作品不止于画面的生动,而是像他写的题材。在他的故事、人物、情节、细节中,尤其对新观念、新生活的发现、揭示与传播中,他总是把最鲜活、最灵动、最具有生命力和感染力作为首选。章以武的作品不是表面上的富有动感,而是形神俱活,所以我对他那六个字印象很深刻。
 
在章以武笔下众多的人物中,他的情感着墨是以草根为主体,以青年为重点,这个与现实中积极投身于改革开放的主力军和生力军也是非常吻合的。我们党改革开放的宏伟目标凝聚着全国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美好向往,人民的命运与改革开放的实行息息相关。因此在“杀出一条血路”的奋斗中,草根的情怀、青春的情怀也就是章以武的情怀,他最能代表青春草根的情怀,就是刚才电视里面播的《小蛮腰》那番话,如果没有挫折与挣扎,没有绝望与坚持,没有拼搏与创新,还算什么青春?事实上改革开放的重点不仅是对计划经济体制机制的突围与破解,难点也往往在于人民的思想解放与观念更新。所以章以武的作品常常在新的意识观念和新的生活方式上非常落力地挖掘,用心去发现,热情地讴歌。比如他取名《异想而天开》,这就是点赞广东人民在改革开放中敢第一个吃螃蟹、敢饮头啖汤的精神。
 
我们可以认为,章以武真的不愧是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建设者、歌颂者,同时也是实实在在的得益者、受惠者。章以武对改革开放的感恩与礼赞,我认为是发自内心的、发自肺腑的,是一往情深、一以贯之的真挚、真诚。章以武的创作成就还得益于他对改革开放过程中社会生活的热情拥抱、深入体验与深层思索。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作为读者,我当然很相信章以武会不忘初心,继续书写改革开放新时代的新篇章。
 
(作者系广东省新闻出版局原局长)
 
城与人与时代的命运契合
 
●钟晓毅
 
章以武的笔尖起落之间几乎都在书写他所热爱的广州城,他几乎是以本土作家的身份自如地书写着这个城市作为改革开放前沿的诸多特点,显示了广州乃至广东文学瞬息多变的面貌,也同时为广州与广东文学带来了丰富的养料。他通过想象与营建意义的方式,与当下丰富多元的世界直接对话,快捷及时,空间的构想和历史的时间并墨其中,虚实交映,共同担当着书写广州与广东故事的使命,构建城市想象中的广州与广东形象。他不愧为南国流行生活的记录者,他的写作总是跟都市的当下热点和焦点相关,从早期《雅马哈鱼档》到《爱的结构》到《南国有佳人》,再到《三姐妹》到《情暖珠江》以及近期的《太老》等等,均呈现了这一不变的特色,从必然到来的五光十色的现代生活,纷纭杂沓的人性事实,感觉某种飘忽变幻的生命困扰或格格不入或化若无痕融合的心灵活动,他的这一系列作品都有涉及,其中所呈现的跳脱的语言、曲折的变化、飞动的情致,注定了他的小说固有的可读性,也以新鲜的内涵、鲜明的色泽、真切的临场感,传达了时代生活显在的性情大观及其潜在的究诘和询问。这也正是他能在2015年获得第二届广东文艺终身成就奖的主要原因所在,颁奖词大约如下:他的作品无一例外均紧扣时代脉搏、介入社会焦点、捕捉流行风尚,以细腻而又灵动的艺术创作手法,还原新鲜热辣的生活第一线,彰显当代人的创新意识与文化追求。
 
确乎如此,对于与时俱进的广东文学,章以武创作的最大贡献在于:他为都市文学的推动先期呐喊和助攻,写作题材在此领域的拓展集中深入与细致。不管怎样说,都市文学的发展在今天中国无疑是必要的,因为,如果缺失了这一块,仅仅只有乡土文学,中国文学新型经验的表现就不充足,对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一代人的文化性格心理的表现就有缺失。所以从这方面来说,章以武是有填补空白之功的,他的作品皆源于作家对现实的热望,源于精神在场,因为精神在场,故事和想象的世界便扎根生活之中,而不是局外幻境。它们更同时充分表明了现代以来的文学拓展变革和自我更新,跟中国文学发展大势是契合的,并为都市文学发展提供了新型的经验,成为广东文学打开新的经验最重要的依据。
 
在这个意义上,章以武的作品阅读往往会让人感受到最初的强烈冲击,并从他的作品看到了广东社会经济发展排头兵的示范效应。就今天已到了改革开放将近40年的认知水平来看,我们不能说《雅马哈鱼档》《南国有佳人》《情暖珠江》等小说与影视作品有多么的不同凡响,但如同历史要凭借史实,我们之所以能够理解历史,正是因了史实与史实间的时差,这些作品的社会作用即使到了今天也是不容忽视的,它是那么早地感受到了时间走到20世纪80年代初,它们如画中的《清明上河图》,岁岁年年,人们都会从中看到当时社会的风貌、变化的沧桑,它们是直观的、白描的,但也是多元的、立体的,于是它们是生动的、成功的。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评论家)
 
广州三部曲记录了生活变迁
 
●刘迪生
 
上世纪80年代,章以武先生以“书记员”的身份,潜入到广州这个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和热土中,潜入到广味十足的日常生活中,书写了反映时代潮流、折射南中国社会生活的三部曲:《雅马哈鱼档》《南国有佳人》《太老》。
 
在那个年代,广州人在改革开放的风口浪尖,敢为人先,以“生猛海鲜”之姿,引领全国生活的潮流。雨后春笋般涌现的个体户、迪斯科音乐舞动青春的旋律、港台音乐风靡全国……章以武先生以“沐浴在南海浩瀚的现代风中,行走在珠江三角洲这片热土中”,书写了《雅马哈鱼档》,被珠影拍成电影,广州五彩缤纷而充满活力的城市生活、浓郁的广味市井风情、新时代的光芒令全国观众眼前一亮。章以武的这部电影最早“撕开计划经济的一角,敲响市场经济大门”,第一个有胆量告别仇富心理,为劳动致富、赚钱光彩鼓与呼。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广州房地产开发红火起来。章以武先生以敏锐的视角创作了长篇小说及剧本《南国有佳人》。《南国有佳人》以房地产开发为背景,塑造了才貌出众的女企业家俞华的文学形象。俞华在时代大潮中浮浮沉沉,执着追求成功与个人幸福,游走在形形色色的男人之间,借主人公的命运和复杂曲折的情节,展现了在金钱面前人与人关系的微妙变化和改革开放中广州的人文风貌。
 
改革开放,解放思想,搞活市场,发展经济,农民工进城……中国岭南板块一夜之间猛然崛起,广州车水马龙、繁华竞逐。章以武先生以敏锐的时代嗅觉,书写了上个世纪广州这座城、城中人的时代生活变迁、爱恨情仇。
 
经过近30年的发展,进入21世纪,广州已进入典型的城市市民生活,城市人的各种压力、情绪困扰、情欲交织都成为日常生活的主流。2012年,章以武先生出版中篇小说《太老》,以都市生活和爱情理念为主线,讲述了发生在文化局副局长李凡丁、美术学院讲师苏霓虹、富二代乔真真这一男两女之间的情感纠缠。李凡丁因为恪守着一些与时代潮流格格不入的传统伦理道德,不会随时而变,加上年龄太老,遭到一部分异性的嫌弃,却又博得另一些人的青睐……
 
如果你想了解上个世纪80年代的广州,可以看看章以武的《雅马哈鱼档》;如果想了解上个世纪90年代的广州,可以看看章以武的《南国有佳人》;如果要了解21世纪的广州,可以看看章以武的《太老》。几十年的创作中,章以武先生笔耕不止,作品等身。窃以为,反映时代生活变迁,以这三部作品为代表。
 
    往后人们必然从章以武先生的广州三部曲中寻找这座城市的印迹。人们因为广州三部曲认识这座城,记住这座城。
 
(作者系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华夏》杂志主编)
 
追随时代,保持年轻的心态
 
●熊育群
 
章以武老师的作品,把改革开放的前沿生活表现得非常淋漓尽致,他在追随时代这方面,我感觉特别深。从改革开放初期,《雅马哈鱼档》推出,到上世纪90年代,从文学、影视几个方面,一直到现在,写到《小蛮腰》《南国有佳人》,到现在标志性的《小蛮腰》,他每个时代都有作品出来。他还一直在写年轻人。他有一颗非常年轻的心,保持思想的活力,这是非常难得的。现在我们呼唤表达现实生活,但是往往发现我们的写作对现代生活的把握反而是缺位的。
 
另外我对他的为人非常敬佩。他是非常诚恳的一个人。对后辈非常关心,他对后一辈的发现、提携、热爱,是发自内心的,是值得我们真正尊敬的作家。
 
我们一直在讲文化自信、文化传统。今年广东美术百年大展搞得非常好,很有效果,美术百年大展评选20位大家,我们文学也想搞百年文学大展。这是一个好的梳理的机会,也是对广东百年文学的总结。
 
(作者系广东省作协秘书长、文学院院长)
 
始终关注广东的改革开放
 
●伊始
 
说起章以武教授,《雅马哈鱼档》几乎已经成为他的标签,实际上章教授还有很多作品值得我们关注。长篇小说《南国有佳人》,电影《爱的结构》,话剧《三姊妹》,电视连续剧《情暖珠江》,这些作品当时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像《南国有佳人》《爱的结构》,电视台都上映了。一个人写出一两部像《雅马哈鱼档》这样的作品不奇怪,但是始终关注广东的改革开放,长篇、中篇、短篇、电影、电视剧、话剧一块上,而且每推出一部都受到欢迎,这就不简单了。章教授的作品跟《白鹿原》不同,它不是史诗型的,它更像是那种“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在沧海的流波里,他甘心做一棵水草。这棵水草也不简单,春江水暖,可能鸭子还没有下水的时候,这棵水草已经感觉到春天的气息了。
 
章教授的作品,我是这样看的:不管是小说还是电视剧、话剧,有两个因素是很明显的,就是一个休闲性,一个娱乐性。假如用一句话来概括,我认为就是好看不难受,哪怕是写爱情,分分合合,你看着不难受,他无意赚取读者的眼泪。这样的作品会不会缺乏思想性呢?不会,评论家曾从各个角度去理解、评论他的作品。当时他的作品在香港上映的时候,香港人是这么说的:“大陆真的是开放了!”这样的评价就够了。说明它有冲击力,没有冲击力,香港观众也不会这样说。《雅马哈鱼档》在北大放映的时候,学生们是奔走相告,这样也足够了,证明了它的艺术感染力很强烈。教授的作品虽然不是宏大叙事,但是通过好看不难受这种手法也俘获了广东大量的学者。
 
(作者系广东省作协原副主席)
 
(来源:南方日报2017-11-12 第A09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新闻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栏目热门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