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风采 · 正文

校友风采

梁军: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来源: 作者: 编辑:校友会 发布日期:2019/10/23

梁军,1986届历史专业毕业生,经济学副研究员,现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科研处处长、国有资产监管研究中心主任。受聘(推选)担任广东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财经咨询专家、广东省国有资本研究会会长、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理论宣传特约研究员、广州国资国企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兼秘书长、北京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回忆往昔,青春含着遗憾与收获

提起大学生活,梁军师兄这样感慨道:进入大学学习,那已是37年前的事儿啦!毛泽东主席曾赋诗: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今天算是体会深刻了。

在师兄的印象对校园生活的记忆与对当时国家、社会的记忆相同,百废待兴,艰苦且简朴,但充满新鲜、希望和躁动

那时候广州师范学院复办不久,各方面条件还不完善没有属于自己的完整校园。师兄所在的历史系和中文系、英语系还是在培正中学里面,每天和中学生们并肩走在校园里。“这其中的失落是明显的。”师兄遗憾道由于校舍紧张,离家近的师兄与天南海北的同学同住一间宿舍的愿望也落空。或许就是我大学时期最大的遗憾了。

大学生活给师兄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件事,是中山大学历史系主任胡守为教授到学校做的一次讲座短短一个下午时间的讲座,给予师兄的是心理上的巨大落差。“感觉自己的起点比起他人差得有些远了。”师兄坦诚道,“情绪受到很大的影响。

“对那样条件下的大学学习和生活当然有遗憾。”但对于现在的师兄而言,当时这些“强烈的、负面的、致命的情绪和遗憾,却是另一种珍贵的磨练和收获。梁军师兄向我们补充道:世界总是不完美的,生活亦如此。经历过这些遗憾甚至愤怒,是一个人心智成熟、成长的必经之路。也许是早一点、晚一点而已,总会经历,总会过去。回顾过往,与曾经那个遗憾的、愤怒的自己和解,何尝不是一种人生境界?

这算是收获吗?对现在的师弟师妹有所启迪吗?”梁军师兄带着这样的不确定收藏了关于大学的经验,“我仍旧不敢肯定,但这已经是我的人生。”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在对梁军师兄的了解过程中,我们惊讶地发现他独具个性的签名。

“这是在步入中年的某一天,突然触动了内心最隐蔽也最柔软的一角。”梁军师兄向我们慢慢道来。

疯狂是为了实现梦想而做出的一种超乎寻常的举动。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尽管这个梦想会经常变换。变换的原因,有可能是因为有新的思索和追求,但更多的是因为前面的那个梦想破灭了,或被自己放弃。

其实这都不要紧”师兄开解道,“有梦想,乃至幻想,总比心如止水要好。在这个时间点,尽管青春将逝,尽管中年不惑,尽管已步入人生下半场。

人的一生,一定有某一件事会让你心存不甘、耿耿于怀。有些人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加一点点的运气,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但是,绝大多数的人,只能是在不断追寻梦想的途中。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是对于还心存梦想却又尚未成功,且已略显疲态的人的一种呼唤和警醒。”师兄给出了对这一话最直白的解释。

或许正是有这样的心态,有这样的警醒,梁军师兄才能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走出一片天地。

 

沉淀,总会有一份满意的答卷

最满意的答卷不一定会马上出现,但有过的一切会成为最好的沉淀。

梁军师兄在大学毕业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从事杂志编辑和管理工作,与目前进行的科研没有直接的关联。直到20多年以后,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师兄才发现,他最感兴趣且有能力从事的工作是做社科研究(研究国企改革与国有经济)。

虽然起步较晚,时间不长,但是很快便如鱼得水,如痴如醉。”师兄在省社科院工作,为他提供了较好的学术平台科研是他的本职工作,国企改革与国有经济研究是当前改革所需,又是师兄能力与兴趣所在,同时还是个人信仰与追求所在。即便没有太多的资源和结果,我也会十分享受研究本身的过程。这听起来是不是很完美?”师兄调侃道。

不知该如何向师弟师妹们去解释这一份‘完美和成就’,也不知道该怎样向已经流逝的岁月交代。有名人说到,出名要趁早我是半路出家,中年换道。现在看来,非常庆幸,也心有余悸。我有时候会设想,假如我更早一点就发现自己的兴趣和能力,会是怎样?可惜生活中没有假设,生命是一个不能回头的单行道旅程。

在采访的尾声,梁军师兄向师弟师妹们送出最真挚的建议与祝福:“请你们务必尽早发现自己的能力与兴趣所在,选定一个努力的方向,相信并践行1万小时定律,你一定会成功的!

我们也祝愿梁军师兄在未来的工作生活中,做最满意的自己。

 

                               供稿:夏诗仪


上一条:罗元:故土情助圆扶贫攻坚梦
下一条:谭健文: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广州大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1999-2016,   GUANGZHOU  UNIVERSITY   -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粤ICP备 050088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