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广大要闻

【高水平大学建设专题之专家笔谈】凝心聚力营建广大学术共同体 ——与“谷围学坊”青年博士一席谈

时间:2017-01-10 10:20:51  来源:  作者:  访问:

学术共同体这一概念是20世纪英国哲学家布朗依提出来的。他在题为《科学的自治》的一文中,首次使用了“学术共同体”概念,把从事科学研究的专家、学者作为一个具有共同信念、共同价值、共同规范的、区别于一般社会组织的社会群体,称之为学术共同体。学术共同体成员是那些具有相同或相近的价值取向、文化生活、内在精神和特殊专业技能的人,为了共同的价值理念或兴趣目标,遵循一定的行为规范而集合在一起的组织。

学术共同体是学术活动的主体和承担者,也是学术规范的制定者和奉行者。这些规范形成于学术活动的实践中,是其经验的总结和集体约定,大致包括:追求共识、秉持公正、诚实守信、合理怀疑、注重创新、鼓励竞争、积极合作,凝心聚力。学术规范的运行机制主要依靠学术理想领引、集体行为协同、个人内在自律、自觉奉献知识、动态开放调适等因素,借以维系学术共同体的发展。

依照学术共同体的以上范式,广州大学由青年博士组织起来的“谷围学坊”,便是典型的学术共同体。大家属于最有活力、受过博士生教育,又热心学术交流、智慧撞击、科研合作的一群年轻学者。经过几年实践,在丰富、生动的学术活动中取得了喜人成绩,今天受表彰的11位“学术新锐”,就是一项集体成果,值得祝贺。总结以往,关注现实,展望未来,把青年博士学术共同体纳入广州大学这个更大的学术共同体建设中,我们任重道远,前程宽广。

结合广州大学创建强校工程的战略蓝图,对照“屈魏新政”的创新治策,我以为我们的学术共同体建设要关注并着力做好以下工作:

一是要把学术共同体变成有强大学术创造力的群体。学术共同体的生命在于科学上的协同创新。学术共同体天然地负有创造科学成果的功能。共同体成员以学术研究为职业和旨趣,由学术把不同专业的研究人员联系在一起,强调学术追求者具有的共同信念、共同价值、共同规范。包括以共同的学术观点为核心而形成的“学派”。它们是学术活动凝集而成的一种特殊形式,具有内聚性、传统性、独特性特征,是与外部学术组织、相异学术传统、不同学术理念、特殊学术风格展开集体竞争的学术群体,通过合作研究造成“群体竞争”的优势。我们正在进行的强校工程项目、各类学位点、研究机构的建设,乃至每一学科方向、每一专业设计,从学术共同体建设而言都具有彰显特色、错位发展、各显神通、打造新异品牌的“学派竞争”意义。这些,又是依靠众多学者特别是青年博士们的追新探异、独立创新的行为与成果去实现的。要形成有影响力的“广大学派”、“广大学科”、“广大学者”,根本性的途径是独树一帜的学术创新、独占先机的前沿成果、独领风骚的高端专家。作为青年博士、学者,在探求科学真理的道路上,要有敢为人先,敢于挑战陈规陋识和权威的锐气,要自觉地与暮气、懈怠和思维定势作自我清理。博士从学校走向社会,要尽快地在新的环境和岗位上找到新的领域和科研生长点,切切不能长久沉迷于博士论文的逻辑框架和思维定势中,勇敢地甩掉博士论文,及早向新目标出发,是快出成果、快速成熟的要诀之一。我想,在座诸位一齐努力,将广大文科一年在一级刊物发表的论文由现在的十几篇提升到40篇,那广州大学就会课题多、获奖多、青年优秀人才多,各方面都会亮堂起来。如果广州大学每届省政府颁奖有34位甚至更多的青年博士学者登台,那一定会让人刮目相看!

二是要敬畏真理,尊重学术,尊重人才。其中要务之一,是学术共同体要客观公正地评价、肯定和支持学术成果与科研人员的贡献。最近习主席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重声这一原则与价值方针:客观公正地评价科研成果。老学部委员于光远先生曾经说他是“两表人才”:要表达,要鼓励、表扬。这很有道理。学者们总希望自己的智慧成果能公诸于世、流传于后、造福社稷民生,因而企望获得认同、褒奖、鼓励。当然海德格尔说过的话:无顾无碍,勇敢地追求真理,不惧怕鲜花与掌声的缺席,更是应当提倡的。青年学者需要社会和组织的关护,学校今年首开博士评优,隆重表彰11名学术新锐,这是难得的内在奖励。今后这方面的少投入、大见效、适合学术共同体氛围的事要做得更多、更活、更好些。要多向社会大力推介广大成就、广大学人,抹红广州大学,让“好事传千里”,使人以校闻名、校以人增彩相得益彰。应当永远铭记,“上下同心者胜”。

学术研究需要社会肯定与激励,所以青年博士之间要加强学术交流,互相激励、互相推动、智慧碰撞,彼此扶助。承接把广州大学建设优势学术共同体的战略部署,青年博士组织起来的“谷围学坊”,是一个“无形学院”,以学会友,实现学术情怀、真理探究、学者情谊、科学话语、精神会餐的集成,推动内在知识财富的展览、交流与鉴赏,形成创新思维的“发生器”和推进器。青年学者要努力以自己的创造、业绩、出色的成果和学术贡献,去赢得尊重与体面,去赢得机会和前途,去争取和证明自身所在群体的学术优势、赞誉和影响力。但另一方面,我也诚恳地呼吁学校、学院的体制、机制建设,呼吁管理者与学术带头人、教授们,应更多关注青年博士这一起步晚、家底薄、负担重、地位低、资源少、出头难等相对弱势的群体。学校的希望与未来寄托在他们身上,自然要把关注、目光、投入、支持、提携更多一些地向他们倾斜,以较多的前期投入换取更丰厚、更优秀的成果产出。

三是我们要有一种命运与共的群体意识和为广州大学建功立业的精神,推动广州大学学术共同体建设。学校的发展与事业的辉煌,关乎每一位的利益、前途乃至命运。青年博士学术共同体的行为方式要为广州大学这个更大的共同体做出有益贡献。我们是社会行为的弱者,无权、无势、无资本,但在与学校、与事业的关系上,我们要做一个强者,要有“位卑未敢忘国忧”的家国情怀、学校意识。我自己常把“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当作行为取向,也就是毛主席讲的与天、与地、与人奋斗,其乐无穷,那样一种拼搏精神。人家能办到的事为什么我们不去试一试、闯一闯呢?我非常反感无所用心、无所作为、尸位素餐的人。作为一个古稀之人,我的学术生涯弥足珍贵。古人云:“日就月将,学有缉熙于光明”。我常怀此念,闻鸡起舞,虽无大成,但有小获。我们学科同仁近五年在国家一级权威刊物发表论文17篇,其中《中国社会科学》论文5篇,还获省政府一等奖3项,这一指标在全国马克思主义学院至少位居前三名。它雄辩地证明:在一个相对地势低洼的群体中我们也能做出某些闪亮业绩来。我坚信在座诸位一齐努力,是能够创造更多奇迹的。

 

                                                           (马克思主义学院   胡潇)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新闻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栏目热门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